門源新聞網——最美鄉村、絕色花海、金門源 今天开什么特马的生肖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新聞中心 | 黨建工作 | 外媒看門源 | 金色門源 | 黨政領導 | 組織機構 | 通知公告 | 民生關注 | 文化門源 | 門源旅游 | 門源新聞 | 招商引資 | 門源經濟
今天开什么特马的生肖
  您所在的位置
門源新聞網文化門源
【“我心中最美的河”征文獲獎作品】三等獎|垂釣浩門河
來源: 縣文聯
發布時間: 2018-12-29 10:55:52
編輯: 繁勝

  垂釣浩門河

  (作者:姚永瑛)

  每年夏天,外地來客沿“寧張”公路來到門源境內,如果想全面領略一番草海、花海、林海呈現的不同景觀,那就只能沿“崗青”公路一路東行。一路上,除了驚嘆門源天造地設般的絕佳風光外,細心的人還會發現這樣一個秘密:原來這條“崗青”公路并不孤獨,更不缺乏浪漫,因為一路上始終有一條纏綿如新娘的河流在相依相伴,青山伴綠水,綠水繞青山,那一路的淺吟低酌,那一路的深情呼喚,令人砰然心動,浮想聯翩!

  進入仙米峽后,這條河因為冷龍嶺和達坂山的突然接近而變得激蕩彭拜。據《門源縣志》記載,浩門河全長554千米,流域面積15130平方千米,在縣境內流徑為175.8千米,其中在仙米范圍內流徑為20千米。

  浩門河之所以能奔瀉萬里而不竭,全依賴于沿途20多個支流的慷慨輸入。在這20多個支流中,僅仙米峽就有討拉河、聚陽河、祁漢開河、達隆河及塔里華河等,其中討拉河流量位居20條支流之首。

  在仙米討拉口附近,西來的浩門河沿“撮窩山”寫了一個大大的“之”字后,向北接納了討拉河,又順著“生翼山”根彎彎曲曲前行,半途又朝南擁吻著聚陽河的加入,此后力量倍增,一路呼嘯東去。

  我家就在討拉河和浩門河匯聚的位置,再加上從老家山里流出的那條“聚陽河”,于是成就了這塊土地的豐饒。受山勢所阻,到這里,河水的流速放慢了,形成了好幾處碧波蕩漾的緩流地帶,于是便成了釣魚的絕佳位置。

  上小學時,每到夏天,浩門河里的魚兒便成了我最大的牽掛。那個時候雖說年紀還小,但“農村的孩子早當家”,總是有許許多多的家務活、農活等著孩子們,而這些活永遠也沒有干完的時候。于是我只能冒著責備、處罰的風險去偷偷釣魚,一旦到了河邊,將魚繩投入河里,我就會忘記一切,注視著河面上浮子的變化,與那些水中的精靈斗智斗勇,享受著那個時代最愜意的時光。

  有一年夏天,一位城里的退休干部來我家串門,在和我父親閑聊時他們不知為啥就將話題扯到了釣魚上,父親便說起了我經常偷偷跑出去釣魚的事,老人一聽立刻來了興趣,他說他對釣魚也情有獨鐘,希望我陪他到河邊去碰碰運氣。我一聽自然是求之不得,第一次堂而皇之扛著釣竿出了門。這位老人果然是個高手,他選擇的地點出乎了我的意料。那天天氣陰沉沉的,偶爾還落著毛毛雨,他領著我來到了討拉口,查看了一下水勢,然后在討拉河與浩門河交匯的下游處——一個看似不大的小河岔里投下了魚繩,然后招呼我在上游開釣。這種不起眼的小岔河里能有戲嗎?投下魚繩,我覺得憑自己以往的經驗好像希望不大,可嘴上又不敢說。正當心里在犯嘀咕時,卻抬頭看到他那邊已經有魚上鉤!結果,一個下午我倆忙的不亦樂乎。那天河里魚真多,不時有魚躍出水面,魚繩投進河里不到十幾秒魚兒就會咬鉤,一提就是幾條。我記得有好幾次是“滿鉤(每個魚鉤上都有魚)”。釣的魚多了,穿魚的繩子不夠用了,于是他讓我將小一點的魚取下扔進河里放生。即便是這樣,到黃昏時分,我倆仍然釣了120多條。這個數字至今是我釣魚的最高紀錄。

  一個夏日傍晚,我在“聚陽河”與浩門河交匯的“花水(兩種不同顏色河水的交匯處。老家方言)”里釣了8、9條花魚。最后釣上來了一條只有半截紅尾巴的魚,心里便覺得很不吉祥,遂收了魚繩。我忐忑不安地將魚拎回家里時,剛好當時在林場里上班的大哥回家來了,他看到那條魚,問了情況,看到我的樣子,樂了。他說那條魚的尾巴可能是被大魚咬傷后形成的。那天大哥心情不錯,破例讓我隨他再次去河邊釣魚。我覺得天色已晚,河面上啥也看不清,這魚根本沒法釣,大哥說他有辦法。到了河邊,大哥讓我生起很大的一堆篝火,就著火光他開始操作起魚繩來。果然,黑夜里也能釣到魚,大哥一半是借著火光,一半是憑著感覺,每釣到一條魚,他就將魚繩提到光亮處,我趕緊捉魚掛餌,大哥又接著來……那晚我們的收獲還不小哩!難道魚兒在夜里不睡覺?它們是怎么發現魚餌的?對我的疑惑,大哥笑著說,你看那么大的火亮,照的河面通紅,魚兒們能不吸引過來嗎?

  垂釣有收獲,回家后就可以做一頓味道特別鮮美的“浩門河魚湯”了。母親先將除去腸肚洗干凈的魚切成幾截,裹上一點面粉,放到油鍋里炸一會,加上水,再放上蔥段、胡椒慢火燉,俗話說“千滾豆腐萬滾魚”,直到魚湯熬成乳白色時,就可以加點鹽出鍋了!那味道,就叫做一個“香”!

  當然空手而歸的時候也不少。大人們習以為常,看見魚竿上空蕩蕩的,就會調侃是“英雄白跑路”!我們也會呲牙一笑,但心中早已收獲滿足,愜意就像黃昏的微風,漲滿全身的每一個毛孔和細胞。

  浩門河里有大魚,那是不爭的事實。村里有人曾撿到過一條死去的大魚,平放到馬車車廂里,尾巴還在外面耷拉著;我父親小時候讀私塾時曾釣到過一條大魚,他說一個人沒法拿,只好和同學抬回去。老師一見那么大的一條魚,喜出望外,破例給放了三天假。夏天水清的時候,爬在討拉口大橋圍欄上朝河里仔細張望,會看到河中的石籠旁游蕩著一些大魚,懶洋洋的,令人十分眼饞。

  老家的好多人聲稱在夜里看到潭中有會發光的魚。前幾年修仙米水電站時大河被截流,但深潭里的水依舊滿滿的。我的侄子曾在工地上干活,一天夜里他同幾個工友經過那條小路時親眼看見潭里游蕩著兩條發著紅光的魚,在漆黑的夜里非常清晰。

  據說浩門河中還有奇魚。在接近討拉口的南山腳下,居住著橋灘一隊的六七戶人家。這里的人夏天出行的路就是一條在懸崖腰上鑿出的窄窄的小路,懸崖底下便是波濤滾滾的浩門河。我小時候曾經走過幾次,感覺這條路非常危險,如果失足則斷無生還的可能。站在小路上朝下望去,河水在崖下打旋翻滾,深不可測。有些村里人說,這里就是一個深潭,潭底有個洞直通下游五六里處一個叫做“大圈窩”的深潭。對于這個深潭,村里有一個離奇的傳說:據說好多年前有人偷偷在山頂砍樹時木頭不慎滑落,直插潭里,結果他發現潭水變紅,不久在潭里浮出了兩個鬼魅一般的人,一個人拿著剃頭刀給另一個人剃頭,但那人剃光了的腦袋一半血肉模糊,嘴里“哇哇”直叫。砍樹的人一看嚇傻了,這就是那根木頭給傷的啊!他拔腿就跑,回到家里不久便莫名其妙的死了!還有一個傳說是這樣的:有個住在潭邊的人一輩子喜歡釣魚,每次都能在潭里釣到很多很多大魚,死在他手里的魚不計其數。家人見他害了那么多性命,心里不安,就勸阻他不要再害了,可他說沒關系,不會有事的。有一天他在河里居然釣到了兩條長著犄角的大魚,他覺得很奇怪,便拎著它們惶惶不安地回家了。誰知他進門時卻發現自己的兩個兒子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家里亂成了一團。一位老人看到他手里的魚,馬上明白了什么,讓他趕緊將還未斷氣的怪魚放回原處去,說他竟敢釣了龍王的太子,龍王已經大怒,如果不將魚送回,再向龍王賠禮道歉,所有的村里人都要面臨滅頂之災!那個人嚇得屁滾尿流,立馬去做,兩個兒子這才蘇醒過來保住了命。從此他扔了漁具,沒有踏過潭邊半步。為了贖罪,后半輩他吃齋念佛,一心向善。

  這幾個傳說在我小時候覺得非常恐怖,于是對這條河就有了深深的敬畏。長大后我慢慢明白,或許這就是老家人保護大自然、感恩大自然的一種教育手段!

  隨著水力資源的開發,浩門河上筑起了數十座水電站,我老家附近就有四座。于是,桀驁不馴的浩門河搖身一變,成了湖泊、成了明珠,如同一位樸素靚麗的天界仙女,在親吻著大山,呼喚著遠方!

  雖然因種種原因很難再釣到昔日那般的魚兒,但浩門河梳妝打扮的美麗,卻讓我更加迷戀她!

  如今鬢發花白、在外打拼的我,要是能回到老家,只要是能釣魚的夏末秋初,還會來到河邊。

  我知道,有魚沒魚,只要投下魚竿,就會釣起思念中那一汪汪的清波,還有那份濃濃的鄉愁!

相關新聞↓
    [ 返回首頁 ] [ 打印 ] [ 進入青新論壇 ] [ 關閉窗口 ]
   
友情鏈接 青海新聞網 |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 新華網青海頻道 | 海北州人民政府網 | 金門源信息網 | 祁連縣人民政府網 | 祁連旅游網 | 剛察新聞網 |
主辦:中共門源縣委宣傳部 技術支持:青海省國際互聯網新聞中心